一名基层共产党员的生命底色

时间:2016-04-16 12:17:20 点击: 【字体: 收藏

“一个共产党员,应该是襟怀坦白,忠实……要光明正大”

“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,应该实施入党时的诺言,对党忠诚老实,把一切交给党”

“对于一个共产党员来说,我们不是为了做官,而是要革命”

“职位不论高低,都是人民的勤务员。”

……

这是广丰区铜钹山镇军潭村、退休老党员林贻淮的一篇工作笔记中的话。在这篇题为“我的情况”的工作笔记中,林贻淮非常坦白、非常虔诚、非常详细地向党组织汇报了他的成长背景和生活经历。其标注时间为:1972年2月。

“我还希望为党做点贡献”

2015年12月,已被肝癌折磨得形容枯槁的林贻淮在病榻上对老伴说:“我还希望为党做点贡献。”不久,他就进入了昏迷状态。具体做点什么?没能告诉具体的答案。这件事,成为林家永远的遗憾。

2016年农历正月初四,林贻淮肝癌晚期医治无效,带着深深的依恋告别了人世。

因处理后事需要使用纸和笔,家人打开了林贻淮办公桌的抽屉,无意中翻到了他最近的生活记录本,其中有一页写着遗嘱,内容共5项:1.火化;2.不搞任何迷信活动;3.财产由配偶和子女商量处理;4.上交最后一年党费2000元;5.对组织没有什么贡献,也不要有什么要求。

林贻淮生前没有正式立过遗嘱(大约是不想引起家人的悲伤情绪),只是曾经跟老伴口头提到过:“到时打开抽屉,一切就明了了。”

当时,他的老伴并没有把这看似不经意的话放在心上。当看到遗嘱时,老伴鄢馀香才想起来。

“职务不论高低,都是人民的勤务员”

林贻淮是一个有信仰的人,他的信仰就是党,就是组织,就是共产主义。他认为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,必须勤俭节约。林贻淮担任乡镇武装部长一职长达二十六年。几十年的工作中,不是十分必要的情况,他不派公车,不用公款,更不参与公款吃喝。

每年乡干部分配驻村时,很多村都希望派到林贻淮。军潭村原主任林谋国曾说:派到林部长,村里一年可以节省十几万元钱,他不但不在村里吃饭,连村里的客人都常常带回家私人招待。

他淡泊名利,没有权欲之心,更不会以权谋私。他的四个儿女从小在老家,跟着家务的妈妈,和任何农民的孩子一样生长。每天天没亮就上山砍柴,傍晚天黑沉沉了才从地里回家。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什么特别之处。村里的伙伴总说:你爸是当官的,你爸是大官。他们想知道父亲到底是什么官,等父亲回家时(他每个月也就回家一两天),就问父亲。父亲说:我官不大,只是人民勤务员。以后,有人说我爸当什么官的时候,我们就回答:我爸是人民勤务员。

“我按原则该办的事,要感谢的话,他应该感谢党和组织”

有一年除夕,有个石溪村的村民提来一瓶酒一只公鸡,说是感谢林贻淮对他家的关怀。当时林贻淮不在家,家人再三推辞,推搡中绑公鸡的绳子脱了,公鸡受了惊,逃到了家的后山上。村民尴尬地把酒拿回家了。林贻淮下午回到家,听说这事,就“命令”儿女四兄妹上山找鸡。可怜的四兄妹,过年那天冒着冷飕飕的空气满山去找那只鸡,找到了还要送到石溪村那个村民家中去。“这种时候,我们很希望父亲是一般农民,那就肯定不会有这种“讨厌”的麻烦了。”小女儿林云霞说。

林贻淮常跟儿女们说:来送礼的,无非是两种情况,一种是有所求的,一种是表感谢的。我按原则该办的事,要感谢的话,他应该感谢党和组织,而不是我个人。按原则办不了的,我帮了他私人的忙,就是破坏了组织的纪律,就是毁坏了党的形象。林贻淮为了防止他不在家时,家人会收下别人的东西,就常常给我们敲警钟:“现在,许多农民的生活很困难,我们不能帮忙解决就罢了,怎么还能要人家的东西?”“吃人一粒粟,还人一担谷,我们还得起吗?”,这样,尽管以前家里粮食困难,有时只能吃红薯、白菜、南瓜,但家里从没有人想过要接收别人的礼物。

“不要因为我家,影响全村的事情”

1990年,儿女们先后都参加了工作,家里终于买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。但是,村里没有差转台,天线拉得再长,方向再怎么转,还是只能收到满是雪花点的中央一套。这时,村里已经有了许多电视机。

为了解决村里看电视难的问题,林贻淮到处募集资金安装差转台。这件事情,从募集资金到差转台安装完成,全是林贻淮一手负责跑腿。他带着技术员和村里的领导班子,翻山越岭寻找最佳安装地点,以确保村民最大受益。结果找到的地点是林贻淮自家后山山顶。由于他家地处山坳,信号根本达不到。大伙下山在林贻淮家喝茶时,村干部再三说:林部长,还是另外定个地点吧,你一手操劳,就你家接收不到信号,再怎么说,我们都过意不去。林贻淮说:“我们走了这么多天,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对于全村来说,没有更好的位置了,不要因为我一家,影响全村的事情。”

差转台安装完毕,全村的人都围着画面清晰的电视机欢欣鼓舞,只有林贻淮家围着雪花更大的电视机发呆。

( 江西省广丰区党建云平台供稿 祝增喜)